bromosexual:直男和Gay之间的友谊已经越来越普遍

同志用品专卖,下半身成长计划,助力增大增长18cm
附近同志帅哥都在这,立即查看附近基友>>>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分享珍藏、投稿/灌水,点此进入分桃社区>>

在美国 Bravo TV 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日落之君》(Shahs of Sunset)的最近一个广告片中,两位男明星慵懒地躺在沙滩椅上。在衣着性感的晒日光浴的人群中,里扎·法拉汉(Reza Farahan)和麦克·绍希德(Mike Shouhed)欣赏着各自不同的心仪对象︰法拉汉专注于满身肌肉的俊男,而绍希德则在欣赏身材丰满的美女。

他们各不相同的欲望,曾经可能是让男同性恋与直男相互疏远的原因,现在却令他们做出了男性间友情的标志性动作︰拳头碰拳头。

法拉汉说:“麦克和我十分相似,他一直是个风流的情场高手,而我曾经也是一个花花公子。在这支广告中,我们在同一时刻共同享受着一段快乐时光。唯一的区别是,我在看男人,而他在看女人。”

这种友谊是文化上的一种新兴事物,但对爱尔兰作家贾拉思·格雷格里(Jarlath Gregory)来说却是一种十分熟悉的情感。他的最新小说《有组织的罪犯》(The Organised Criminal) 的故事核心就展示了一名男同性恋和一个直男之间兄弟般的情谊。

38岁的格雷格里是一名同性恋,他说:“在 10 年前,这种简单自然的友谊对于广大读者来说还是不太有说服力的。我的出版商喜欢我的小说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本小说中所讲述的那种友谊对于读者来说还是非常有新鲜感的。”

至少在过去的流行文化中,这是很罕见的题材。显然,男同性恋和直男之间的友谊很久以来就一直存在,但直到最近,这种特殊的友谊才在电视节目、电影、书籍和博客中得到更突出的展示,也更令人容易接受。

在描述这种友谊的过程中,经常还会看到一种人们所熟悉的男性意义,从而产生一种特别的感受,并促使人们用一个特定的新造词来描述这种关系—— bromosexual。

这种越来越常见的友谊与另一种已经变成陈词滥调的友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就是直女和男同性恋好友之间的友谊。

最新的媒体也反映出一种与早前报道相比极为显著的进步。从 2003 年到 2007 年,《粉雄救兵》(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把男同性恋者塑造成了一种神奇的人类,让他们在时尚和家居装饰方面教育和帮助直男,同时充分地展现出他们荧幕以外的生活。

相比之下,美剧《尖叫女王》(Scream Queens)中健壮的尼克·乔纳斯(Nick Jonas)饰演了一名兄弟会的同性恋男孩,在剧中,他通过打高尔夫球与兄弟会中的异性恋查德(Chad)成为了兄弟和好朋友。

出色的助攻手

在最近一部关于麦当娜“金发野心(Blond Ambition)”巡回演唱会舞蹈团的纪录片《凹造型》(Strike a Pose)中,一个关键的主线情节描述了一位孤独的恐同舞者通过他的同志朋友解放自己情感的故事。另一部 Bravo 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Manzo’d With Children》则突出展现了异性恋男主角和曾经是他们室友的同性恋好朋友之间的友谊。

作为该电视台最著名的制作人,安迪·科恩(Andy Cohen)也是一名同性恋者,而他也经常讲述自己与创作歌手约翰·迈耶(John Mayer)之间的亲密友谊。

在科恩的畅销书《安迪·科恩日记》(The Andy Cohen Diaries)中,他不下 14 次提到了约翰·迈耶。去年,他还为《娱乐周刊》(Entertainment Weekly)写了一篇文章来记录自己与迈耶之间的男人友谊。在一次周末同性恋大游行后,他们参加了一场致敬感恩而死(Grateful Dead)乐队的音乐会——这是两人都热爱的一支乐队。

科恩写道,一个朋友曾发短信给他:“如果我以更为异性恋的方式来庆祝同性恋大游行,我会选择在超级碗(Super Bowl,美国橄榄球超级杯大赛)中和一个女孩发生关系。”还有一天晚上,科恩和迈耶去了一家同性恋酒吧,然后科恩发现,他的这名异性恋朋友简直是他的出色助攻。

大卫·杜桑(David Toussaint)在他的散文集《杜桑!》(Toussaint!)中有许多关于性别认同的幽默作品。他说:“在这方面,直男都是挺不错的。如果我和一个年轻的异性恋男人走在街上,然后他看到有男人在看着我,他就会说,‘快去跟他搭讪!’”

26 岁的芬·特斯塔(Vin Testa)是华盛顿的一名数学老师,同时也是该区公立学校的同性恋组织联络员。他认为,男同性恋与直男之间的关系变化非常之快,自他高中毕业至今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差异。在他看来,他当初出柜的一个最大障碍也正是许多同性恋者所面临的障碍——“害怕失去和其他男性之间的友谊”。

事实上,让特斯塔最终在大学出柜的主要动力来自于他的一个发现:他高中橄榄球队的队友正是“那些最想让我出柜的人”。他说:“他们是真正地在关心我。”

爱尔兰作家格雷格里认为,年轻一代中极客文化的发展是形成这些友谊的原因之一。他说:“科技、超级英雄电影、《Pokémon Go》游戏,甚至是一些独立摇滚音乐都是年轻的男同性恋者也常常认同的男性文化。”

对于年纪更大的一代人,则还需要克服更多的不信任。57 岁的 Michael LaSala 是《出柜,回家:帮助家庭适应同性恋孩子》(Coming Out, Coming Home: Helping Families Adjust to a Gay or Lesbian Child)”一书的作者,他说:“我们一般认为,男同性恋和直男的关系是敌对的,甚至会包含霸凌。出于这个原因,同性恋者一直很难在这些关系中感到舒服。”

拉萨拉(LaSala)是一名同性恋。他说他 20 多岁的时候简直不能想象自己会和一名直男成为亲密的朋友。但在过去的几年中,他已经和 70 岁的罗伯特·加菲尔德博士(Robert Garfield)成了挚友。罗伯特·加菲尔德博士是 《打破男性规则: 解锁友谊的力量》(Breaking the Male Code:Unlocking the Power of Friendship)的作者。两人一起宣传着同性恋恐惧症对直男和男同性恋的负面影响。

加菲尔德博士说:“对我来说,我和迈克尔以及其他男同性恋者的友谊都是十分美妙的。这种友谊丰富了我的人生。和他们一起谈论性的时候会有一种特别的乐趣,能听到从异性恋好友那里听不到的事情。”

治愈旧伤的药膏

45 岁的欧弟·林赛(Odie Lindsey)说:“(这种友谊)能让你得到暂时的缓冲。”他是一名异性恋小说作家,也是一名海湾战争老兵,在他的新短篇小说《We Come to Our Senses》中描写了几个同性恋角色。“与异性恋的男性朋友相处时,有时候聊到某个主题时会需要大家展现一定的忠诚,人们会期望你说或做一些男人应该说和做的事情来作为回应。这时候你可能会觉得太吵闹或太虚伪,当一群人觉得自己在被迫做出同样的反应时,能不必听从大家的话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拉萨拉说,对于男同性恋者而言,“和直男发展友谊有疗伤的作用。当你和一个非常接纳你的直男发展出深厚的友谊时,这种友谊会成为治愈一些旧伤的药膏。”

与此同时,在这两种性取向的不同世界里依然存在着鲜明的对比。男同性恋认为直男朋友经常会嫉妒,或者会不得不折服于男同性恋之间相处的效率和范围。

杜桑说:“直男会抱怨说:‘你们与对方见面了就可以直接回家然后上床。’我认识的一个直男帅哥对我抱怨说:‘和一个女孩在一起我必须先带她出去约会,还要装模作样,但其实我只是想和她一起睡觉然后说再见。’”

在性和约会方面,直男还必须处理两性复杂的力量不平衡,但男同性恋者就可以避免这些焦虑。

而另一方面,一些男同性恋者则十分妒忌某些方面的直男形象。格雷格里说:“直男放任自己也没有人会在乎,但男同性恋会互相评判对方,在身材攻击(Body shaming)方面比女性还糟糕。”

如果这样的反差是一种魅力,其他方面的区别则可能会对这种友谊造成负面的影响。一种老生常谈和挥之不去的疑虑是:男同性恋可能一直暗恋着他的直男朋友,这种疑虑很可能破坏友谊中双方的力量平衡,削弱两人之间的信任。拉萨拉说:“一个男同性恋可能会担心,‘如果这家伙以为我是喜欢他怎么办?’‘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段关系意味着什么?’”

《尖叫女王》的编剧通过一个充满讽刺的情节驱除了这种焦虑,这个视频片段在 YouTube 网站上十分受欢迎。在这个片段中,乔纳斯所饰演的角色成功说服他的异性恋朋友与他睡在了同一张床上。29 岁的卢卡斯·怀特黑德是一名异性恋者,他就住在格林堡一幢赤褐色砂石外墙的大楼中,这里住着许多同性恋和直男。他说:“这种暗恋情节看起来太老古董了。”

他说,在他所处的环境中,拥有同性恋朋友或室友不会让他有任何不舒服的感受。但的确会有一些隔阂,其中就包括与性相关的问题。怀特黑德说:“我会跟同性恋朋友讨论发生性关系之前的事情,但不会讨论之后的事情。”

布鲁克林格林堡,卢卡斯·怀特黑德(Lucas Whitehead)(右)和他的室友。图片版权:Andrew White /《纽约时报》

他的同性恋室友——25 岁的本·莫斯(Ben Moss)也持相同的态度。他说:“我只会跟直男朋友讨论有关性的其他事情,但不会直接谈论发生性关系时的事情。”

据拉萨拉称,很多好心的直男对于谈论他们并不完全了解的事情会感到尴尬。他认为让直男承认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十分重要的。

他说这和男同性恋和直男之间的友谊有关。拉萨拉说:“我们中的一些白人理所当然地被指责为‘色盲’,对于直男也同样如此,有些人可能是‘文化盲目’。”

有时,当一个人发现自己被一群另一种性取向的群体所包围时可能会发生不和谐,而不会相互认同。杜桑说:“听一群直男在一起聊天简直就像是在听外国话,那种语言是如此奇怪和陌生——‘伙计(dude)’,‘啤酒(brewskies)’,‘游戏(the game)’。他们对于我们(同性恋者)谈论的事情肯定也有一样的感受。”

与此同时,也有许多男性发现了这种差异的价值。

莫斯说:“我很高兴能够和与我拥有不同人生经验的人一起生活,我很开心能与他们相处。总是与拥有相同经验的人做朋友并不是好事。”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NewNowNext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赞 (2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