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他十七岁,他二十五

同志用品专卖,下半身成长计划,助力增大增长18cm
军警制服、SM等GV视频,在线播放!
附近同志帅哥都在这,立即查看附近基友>>>
做1更猛、做0更骚,骨灰级rush 19元买一送一

十七和二十五

“你等着吧,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人。”陈源几乎是哭着说出这句话的,往日里冷静的他,不懂如何为自己爱的决心佐证,似乎他所做的一切都可以归集为冲动两个字。毕竟,谁会去相信一个十七岁男孩的誓言呢?

张敬的心被敲打了一下,从来没有人对他讲过这样的话,可是,对方只是个十七岁的毛孩子。他对陈源有好感,这种好感,像是一颗沾染了魔力的种子,生根发芽之后,上面结满了各种奇异的果实,有憧憬,有罪恶。

那是八年前,陈源十七岁,张敬二十五。

“未成年”这三个字,在陈源第一次跟张敬表白的时候,就像一柄长矛深深的扎在张敬的心上。如果他再大哪怕那么三两岁,张敬都会愿意接受他的表白。然而,没有如果,他拒绝了一个少年,他告诉陈源,对他而言,完成学业才是他此刻应该去做的事。

十七岁的陈源和同龄人很不一样,他不关心哪个明星在哪个节目上,又说了一句能挑起娱乐圈腥风血雨的话;他也不关心,学校门口的网吧里有没有更新最新版本的Dota地图。从某种意义上说,陈源是个智商和情商都超龄的孩子,他一向对自己有极好的规划,一向也一丝不苟的朝着自己规划好的未来努力。

可关于爱情,陈源却未曾规划过,他以为爱情会来的更晚一些,然而,在省一高的青年优秀校友分享会上,张敬的发言,吸引了陈源的全部注意力。原来这世界上,有个人跟他的想法如此相像,有个人正过着他为之努力的生活。

那是第一次有工作关系之外的人找张敬要联系方式,这位穿着西装,两个小时前还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的人,一下子就恢复了青春的稚嫩,他也不过刚二十五岁而已,校园对他来讲,依然温热如初。如果自己的演讲对眼前的这个小学弟有所激励,那真是一种莫大的欣喜。张敬对陈源的提问毫无保留的予以解答,关于择校,关于人生,关于就业,那感觉就像是在和八年前的自己对话。

二十五和三十三

“你等着吧,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人。”张敬偶尔会想起这句话,当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一个人回到家里,打开音响,做着晚餐,然后一个人吃完,等到路灯和星光争抢着投射在阳台的玻璃窗上,“那个孩子……”,张敬笑笑自己,也笑笑那个孩子,不,已经不是孩子了,这一年,陈源二十五岁,张敬三十三。

再一次和陈源见面,还是在高中的校友分享会上,张敬被选为校友会主席,而要分享发言的校友名单里,第一个就是陈源。

他看见这个八年前穿一身校服的孩子,换了一身西装,老练的在会场休息室里和其他人谈笑风生,比他还要方圆周到。张敬一直没敢过去跟他打招呼,他记得八年前,陈源是如何哭着跑出自己家,他知道,他伤害过这个孩子,可他看见陈源今天的成绩,张敬觉得自己当初做了明智的选择。

“你后天应该要去三亚出差,明天晚上吃个饭吧?”陈源朝他走过来。

“啊?”张敬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陈源第一句话就如此直截了当,毕竟这八年里,他们从没联系过。

“你怎么知道我要出差……”

“恩,这可是个社交的时代,所以只要我用心的想知道,那我一定会知道。”陈源脸上的自信还带着一丝孩子般稚趣的骄傲,他看着张敬,眼睛里有说不出的喜悦和激动,可是脸上只用了一抹微笑就全部概括了。

“那,几点啊?”张敬避开了陈源的眼睛,稍稍低了点头。

“你答应啦?”陈源脸上的微笑不由他控制的延展开,如果不是休息室里有太多人,他估计会兴奋的跳起来。

那顿饭,吃的很愉快。八年,原来可以这么短暂,他们就像是没有分开过一样,可八年也很长,他们有那么多的经历,那么多的故事要跟彼此分享,不知不觉,就到了餐厅关门的时间。

“我送你回去吧?”陈源拎起张敬的公文包已经走在了前面。

“我送你才对吧,小屁孩。”

“可你不知道我家在哪。”

“那你怎么知道我没搬家呢?”

“我觉得你有一点大男子主义。”陈源回头笑着说。

“为什么?”

“你看,你觉得我比你小,所以,你就应该送我回家,对吧?在潜意识里,你就已经用年龄来把我和你分出了一个角色,这和男女之间的相处是一样的……”

“好好好,你送我回家,你送我……”

他们就一直那么走着,不知走了多久,谁也不希望眼前出现那栋建筑,不如就让这条路一直长长的延伸下去。张敬突然有点不太明白,这一切和八年前到底哪里不同了?他们依然相差八岁,可是,那些关于罪恶的果实却已经剩下的寥寥无几,他突然卡在了这个想法上。

“你到了。”陈源把公文包递给张敬。

“啊,那,我上去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陈源突然认真的对张敬说。

张敬没有回答,他还卡在刚刚的那个想法上,如果八年前他没有接受这份相差八岁的爱,那八年后,到底是什么是变了呢?

“太快了吧……”

“好吧,反正八年我都等了。”陈源有点失落,但很快又开心起来,毕竟还有什么比今晚更让他开心的事情呢?

夜空清澈,周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张敬走进小区的大门,可心却还在外面,他还在想刚刚给自己出的那道难题,他解不出,可他突然又不想放弃,他想起八年前,那个少年哭着从他家里跑出去的情景,他想起,他倔强而又可怜的那一句,“你等着吧,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人。”

张敬停了下来,可他却转不了身,他大口的把冬日的冷冽吸入肺里,他回了头,他望见陈源还一直站在路灯下面,他知道,他就是知道,那一刻,他抛开了自己心里的问题,几乎是奔跑着,拥抱了贮藏了八年的爱情。

赞 (10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