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徐来的十年 [原创][完结]

分享珍藏、投稿/灌水,点此进入分桃社区>>
同志用品专卖,下半身成长计划,助力增大增长18cm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本文来源于之前的分桃论坛 / 作者:lcdfangchuan

写在前面的话:不知道在看帖子的人有多少真正的同志,本文来源于生活,希望能给予尚在坚持的人以坚持的动力。若能看完,感激不尽。我也没设置什么回复可看隐藏内容,只求看过的童鞋帮顶一下,我好知道谁来过~ 没啥肉,为这个来的可以撤了。


第一章
遇到徐来那一年,方川十八岁,大一。
大学总是那个样子,开学的时候一大堆的组织来招新,然后一个个面试小能手横空出世,轻松加入各种组织,而像方川这样天生不擅长交际的人,就悲催的被踢了七八次。终于能够加入了一个组织,还是因为自己竞选了班里的团支书,被强拉进了学生会的组织部。
小的时候就总有大人说,方川你这名字大气,估计以后会走的远,不会留在咱们这个小地方的。天不负这个大气的名字,方川高考成绩略微偏低,没法去本地大学的好专业,本着学最好的东西的想法,南下千里去了另一所大学,学了自己想要的专业。
因为路途实在太过遥远,所以新大学在方川的省份招生数量少的可怜,只有六十几个,初来乍到时,举目无亲这四个字被方川体会了个淋漓尽致。在一个人人都可以说着你听不懂的话的地方,存在着一种无形的隔膜,让你融入的无比费力。明明有那么多人在身边,可是没有一个可以让你倾诉。
然后,方川遇到了徐来。
组织部的第一次例会,照例是自我介绍。一群人围坐在橙色的长桌周围,多数低着头不说话,只有轮到自己的时候才吞吞吐吐的开口,方川本来就不擅言辞,更是缄默的厉害。
“大家好,我叫徐来,来自遥远的北方。”一个声音伴随着挪动板凳的声响传过来,方川猛地抬起头来,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语,而是因为那熟悉的乡音。
那人站在和自己隔着一个人的地方,看上去和自己一般高,蓝白条交错的T恤配着迷彩长裤,脚上蹬着黑色的陆战靴。他站的很直,像是家乡路旁的行道树,一朝种好,几年便可以参天那样浑身散发着生机与活力。会议室的灯有些暗,方川只能看清一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和他满头清爽的短发。他还在继续说着什么,可是方川看的有些出神,只觉得周围的事物都模糊下去,只有徐来站在那片光亮的中央,无比清晰。
徐来似乎是讲了个笑话,周围的人都在笑:“我一会儿还要点名,今天就不陪大家了,我先走了。”
方川目送着那人挺拔的背影消失在会议室的门后,身边的同学问他:“你俩是一个地方的呢,你认识他吗?”
方川摇头:“国防生是提前批,我之前没见过他。也没听说过。”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此结束。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组织部有一大堆的活动需要开展,那时候两个人的交集仅限于开会,一群被共同的活动折磨着的人在一起吐槽活动的劳民伤财,抱怨班级同学的不积极。方川觉得大家一定是因为经历着共同的痛苦,才会有现在这样的融洽与活跃。每次大家聊的火热的时候,徐来总会是话题的焦点,各种新奇的话题,各种新鲜的笑点。方川混在一群人里,笑的很开心。有时候方川会很羡慕徐来,再大的事情在他面前也只是笑笑的事情。看着很是随意的样子,可是心思却比在座的大多数人成熟许多,一场活动,大到租借场地,邀请嘉宾,小到入场顺序,座位排布,灯光流程,事无巨细。方川在旁边坐着,虽然焦点不是自己,却莫名的感觉高兴,也许是因为来自同一个地方,荣耀共享吧。
大一上学期是所有人的第一个分水岭,无数带着“到了大学你们就轻松了”这个谎言的高中毕业生悲哀的发现,到了大学还是要拼的。可是大学没有了家长与老师的管束,以至于不在少数的人开始了平凡之路。
期中考试后不久,组织部开机会的时候,大家照例坐在一起吐槽。话题扯到微积分的时候,哀鸿遍野,果然数学是拦在所有人路上的老虎。然后,方川听见徐来的声音:“我整个考试都在睡觉,最后交了白卷。助教姐姐气的私戳我训。”
方川闻声看过去,看到徐来半个身子歪在桌子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的手机,脸上没有丝毫的难过,很是潇洒。
“为什么交白卷啊?”对面的人惊奇地问。
“因为太困了就想睡一会儿,结果一觉醒来,时间就到了。”徐来咧嘴笑着,仿佛这种落在我们身上如同惊天动地的事情,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是很潇洒,可是这样下去结局却未必好啊。”方川虽然敬佩徐来的潇洒,可是又不喜欢他的做法,毕竟,在自己看来,成绩还是很重要的东西。
时间近乎是呼啸着过去,期末考试,简短的寒假,开学。
方川瞧瞧自己的成绩单,还成,对得起父母。
开学后不久,方川在自习室忙着第二天的预习。手机震动了一下。拿起来看,是徐来发的QQ消息。
徐来:“你今晚有空吗?”
方川:“有,有事吗?”
徐来:“今晚想请你帮我做几个题。”
方川:“什么题?”
徐来:“微积分的,对你来说小意思啦。”
方川没有多想,直接回复过去:“可以,不过我可能忘记了很多,做不出来不要怪我。”
徐来:“你肯定会的。”
当晚,方川陆陆续续的收到了七八道微积分的题目,手机拍摄的白色卷子。最开始方川没有注意,后来越做越觉得不对,再看看题目,怎么和微积分期末的题那么像,徐来你在搞什么!
这个时候是个正常人也能反应过来徐来在做什么事情。
方川心里不是滋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按照自己的脾气,是绝对不会姑息这种不当之事的,不让自己知道还好,知道了还有可能斥责两句,可是现在徐来在干这种事情……
方川一边狠狠地在心里骂着自己没有原则立场,一边提心吊胆生怕徐来作弊被抓个现行。终于挨到了徐来交了卷子,方川长出一口气,开始算账。
暂时找不到人,依旧是QQ消息:“你刚刚在干什么?”
徐:“……”
方:“是不是微积分的补考。”
徐:“是……”
方:“为什么不好好听课呢。”
徐:“一听那老师说话我就犯困。”
方:“那为什么不自己看书。”
徐:“我自己看书也困。”
方:“……”
徐:“哎呀都过去了,改天我请你吃好吃的。”
方:“你上学期挂了几科!?”
徐:“就这一科。”
方:“为啥来找我?”
徐:“觉得你会帮忙就找你喽。”
方:“你怎么知道我会帮忙?”
徐:“不知道,感觉吧。”
“你这样做很危险你知道吗?万一被老师抓住怎么办!”方川发过去的时候在心里又加了一句,万一把我又漏出去了怎么办,但是转念一想这样想太过自私,瞬间自己鄙视了自己很久。
“补考要是不过的话,明年还要重修,可是那个时候还有别的课,总不能越落越多吧,我也是没办法是不是……”对面回答的吊儿郎当。
“你!”方川觉得这个人真是上天派来克自己的,明明那么大的火,那么对的理,在徐来面前扔出去也是砸进了棉花堆,连个响动都没有。
徐:“行啦,过去了就不想了,你看我都放下了。”
方川恨不得踩着手机信号飞到徐来面前抽他两个耳刮子:“你以后怎么办?这次糊弄过去了,下次呢?”
徐:“考不过就找你喽。”
方川气得想摔了手机:“我要是不管你呢?”
徐:“那我就去找别人呗……”
方川忽然间不敢再发火了,假如下次再考试,徐来找了别人,自己怎么办,看着吗?这条路根本就是越走越窄越走越黑。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下去吗?即使没有经历过方川也知道这样肯定不会有好结局。可是人做事总要付出代价的,既然有那样的选择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可是方川不想徐来这样下去,那时候他自己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大家是老乡,千里迢迢是缘分,也许是因为,方川天生的善良,看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送死。
“这样吧,这个学期有空就跟我自习吧,争取不要挂科,这样以后也会容易一些,总那么做也不是长久的事情。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徐来半晌没有回复,最后给了一个字:“好。”
于是乎,两人的交集进一步扩大,方川一脚踏进深坑。
方川觉得,徐来除了不喜欢学习,其他的都好。可是不喜欢学习对于方川来说确实很难接受的事情。徐来的家境方川大概知道一些,普通的老百姓,无权无势,再这样的家听众成长起来要想出人头地,除了读书。方川自己想不出还有什么特别稳妥的出路。
第二学期的每个周末,方川就拽着徐来去教学楼自习,自习室没有办法讲题就找一个教师休息室偷偷地溜进去,反正周末也不会有老师来用这个地方。开始的时候方川把笔记丢给徐来让他自己看,结果没出十分钟再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神情恍惚的徐来摇摇晃晃地准备投入周公的怀抱。无奈的方川只好拎着徐来的耳朵给他灌着课堂上老师灌给自己的内容,一遍又一遍。
“起来,别犯困,这个题听懂了没有。”
“哎呀,这个是啥来着?”徐来一拍脑袋:“我给忘了。”
“你!”方川作势欲打。
“等会儿!别动!让我想想啊……啊是不是那个?”徐来用手比划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
“哪个?”
“算了你直接说吧,我想不起来了。”徐来看糊弄不过去,果断缴枪。
“你妹的!”方川一拳打在徐来胳膊上,咬牙切齿:“我都说三遍了亲!”
“我记性不好嘛,你多说两遍。”徐来笑的很欠扁。
方川立刻转身又给了徐来一拳头。
“噫,你给我等着。”徐来嚷了一句
“打了怎么地。”
“等我毕业的,毕业就杀了你。”徐来作势在方川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别等啊,现在就动手。”方川一瞪眼。
“那不行!”徐来满脸的奸商之气一挥手:“我得毕业啊。”
第二学期开始的时候大家的事情都比较多,所以方川拎着徐来自习的时间也很有限,直到期中考试来临之前的几天才临阵磨枪的恶补了几次。方川不厌其烦的让徐来记各种公式定理,还翻出来往年的题型一遍遍的监督他刷掉,心里打算着就算不是真的理解好歹也得出个条件反射吧。
出了微积分考场的时候,方川盘算着今天的题有哪些自己给徐来讲过,算来算去觉得70分还是有希望的,便给徐来发消息询问战果。
“感觉怎么样,应该能及格了吧?”
半晌之后徐来回了条消息:“我又在考场上睡着了……”
方川一口血喷出去好远,狠狠地敲出去一大串省略号,而后的消息中不停地传达着内心的咆哮:“为什么又睡觉!!!!!!上次睡觉时因为不会做,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这次一看题,哎呀好多我都会做,我就没着急,然后前一天训练来着特别困,我就想着睡一小会儿,结果睡过了,就交了。”
方川都能脑补出徐来在自己眼前神采奕奕讲着白卷壮举的景象,头脑中千万匹神兽呼啸而过。
徐来还意犹未尽:“助教姐姐又炸了,刚刚还给我发消息问是什么情况。”
方川回过去五个字:“我也要炸了”而后把手机揣回兜里,腾腾腾地走的飞快。
方川想起了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讲的一个解决办法:休克疗法。
所谓休克,就是完全置之不理,等到他吃了苦头再出来整治,这样他才会有听从的意向。于是方川第二学期期末的时候没有时时刻刻的盯着,徐来不想自习就不想,睡过了就睡过了,题自己去做,不会的自己解答,但是绝对不主动的监督,目的就是想看看徐来最后的反应。
然后期末过去了,成绩一科科的出来,最后徐来很淡然地告诉方川,挂了仨。
方川决定继续等待,看看徐来自己会不会突然醒悟,来个发奋图强。结果直到补考前一周,徐来也没有一点动静,也不见他平时复习,倒是各种院系的活动,国防生的活动参加的特别积极,演讲比赛还得了个冠军。直到补考结束徐来也没有转型,方川担心这次再挂掉会导致重修,进而是越来越多无休无止的补缺口,生怕后果不堪设想,昧着良心又帮了一把。
事后,方川把徐来拎出来教育:“你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总得自己听一点课吧,补考干那种事本来就是不对的,再说了,你学这些东西以后也会有用啊,就算你去当兵,也不能完全不看成绩的吧。”
徐来嗯啊的应着。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晚上,两个人撑着伞并排往宿舍走着,徐来的声音掺杂在雨声里,模糊不清。路灯的光被雨伞遮住,方川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夏日的雨夜总会浮起薄薄的水汽,灯光昏黄,前路迷离,像二人的未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赞 (180) 打赏

评论 4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admin消滅零回覆,大家閱讀之后歡迎留言。 😀回复
  2. 猛男晗←_←回复
  3. hzwf很平淡,结局意外回复
  4. 喜男前期无聊,我喜欢速度快的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